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被晒的干柴女友

被晒的干柴女友



  陶明钻进了卫生间,他想好好洗洗。可是就在陶明洗澡时,他感到下身非常的疼痛。这使陶明一惊,他拿过来一看,只见那个东西不知啥时候红肿起来了。这使陶明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陶明想,这是不是一种病?第一个念头他就想起了性病。因为他听说过人们得性病的症状,跟他的症状差不多。于是他慌可神,这可咋办啊,是那个小姐传染给他的?
  他摆弄着那个东西紧张的观察了起来。真不该乱找小姐啊,这些不值钱的女人,真是害人不浅啊。
  这时候小身剧烈的疼痛了起来。是不是昨天跟陈文换小姐得的病,想到这他的头轰的大了,陶明急待解决的问题就是他认为的这种病状,这是一种难以启齿的病。而且不好治愈。现在最关键的是找谁医治这种病?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把正在查看自己物件的陶明吓了一大跳,“你有[全本完结]没[全本完结]啊?”
  花娟在门外催促着说。
  “快了,”
  陶明应声道。
  “我以为你在里面睡着了。”
  花娟抱怨的说。
  “就来。”
  陶明慌乱的说。
  陶明听带花娟远去的脚步声,心情更加紧张,咋办啊,他跟花娟最起吗有一个多月没有同床了,看来今天肯定得做了,干柴烈火到在一起,那还好了,可是最令陶明担心的是他得了性病,这种病传染的非常快,要是给花娟传染上咋办?其实陶明非常爱着花娟,虽然他在外面也打小姐,但那是因为应酬,如果他请陈文嫖娼他不嫖那陈文会咋想?所以他在陈文面前要显得比他还坏,更懂风月场上的规则。
  现在陶明最大的心愿就是如何躲过今天不动花娟的理由。因为花娟都把电脑关了,这就是对他的暗示,有时候即使他回来花娟都不关电脑,仍然上网,因为她是个网迷,今天居然把电脑关了,这里的寓意就变得深刻起来了,他的苦思冥想。也没有想出好的招数对付花娟。只好做罢。
  陶明不能赖在卫生间里不出来,在实在躲不过了,便卫生间里出来。来到卧室里。几乎裸体的躺在床上,床边放着她预备的卫生纸,这一切暗示使陶明心知肚明。
  “咋才[全本完结]?”
  花娟凑了过来,雪白诱人的身体若隐若现。十分性感,迷人,浑身的美丽的曲线脱颖而出。
  花娟双眼迷离。腮红粉面。像一朵盛开的桃花,十分妩媚,光彩照人。
  陶明望着花娟有点动情,花娟已经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陶明向她望去,只见花娟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红色睡裙,身体的大好河山几乎全部的向他展示出来,一个半裸的女人风情万种的展现她的风骚。
  陶明不可能不对这么诱人的美色无动于衷。他凑了来,问。“着急了。”
  “我你的。”
  花娟两腮生春,娇嗔的说。“你竟瞎说。”
  陶明向她望去,花娟身着一件红色的睡裙,睡裙松松垮垮的,睡裙里面的内容清晰可见。穿跟没穿一样。反而睡裙更加衬托出她那细腻的肌肤更加香艳,春色无限。
  陶明的身体开始泛滥。面对着这么性感的身体无动于衷简直就不是男人。花娟扭动着身子,撒娇的说。“你天天忙,也不知道陪陪我,你这个狠心的家伙。”
  “最近跑贷款,当我当上了老板就好了。”
  陶明伸手摸住她那丰满的乳房,非常软和,手感特边美妙,这种美妙只有陶明感受到了。
  “当上老板会更加忙。”
  花娟浑身蠕动着说。“陶明我发现咱们的沟通越来越少,你不觉得吗?”
  陶明将花娟搂在怀里。望着她娇艳的脸庞,爱惜的亲吻了起来。
  花娟箍住他的头,热烈的回吻着他。陶明嗅到她身上所熟悉的馨香,这股香味使他沉迷,他激情涌动。血脉贲张的浮在花娟的身上,在她柔软的身上抚弄,花娟已经全方位的向他打开,舒展着身体,就像一朵马上要绽放的花,陶明的下身充实了起来。坚挺了起来。就在他在为他那个物件寻找出路时,他的下身突然疼痛了起来,他腾的从花娟身上跳了下来。
  “咋的了。”
  花娟惊讶的问。
  陶明刚要检查他的下身,可是又觉得不妥。便捂住肚子,其实这是他无意识的动作,而正是这个动作激发了他的灵感,干脆他就装肚子疼。“肚子疼。”
  花娟坐了起来,白花花的身子十分惊艳。十分性感,这些陶明都没有闲心浏览了,下身的疼痛使他绝望。
  “要不要去医院。”
  花娟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一会儿就好。”
  陶明牙关紧咬,一副非常痛苦状。
  花娟看到童明这么痛苦。乱了方寸。“咋会肚子疼必?你今天都吃啥了?”
  “我得出去一趟。”
  陶明跌跌撞撞的进了卫生间。
  花娟不安的在卫生间外面走来走去。
  陶明在卫生间里检查他那个生命之根。它红肿并且还有一股白色的异物流出,这使陶明更加慌乱,他经常在角落里看到这类症状的广告,他绝望的想,[全本完结]了,自己得性病了。这可咋办啊?
  “你没事吧?”
  花娟在门外担心的问。
  “你回去吧,没事。”
  陶明隔着门道。
  “要不去医院吧?”
  花娟担惊受怕的问“一会儿就好,”
  陶明说,“你回去吧,别担心。”
  陶明被这症状困惑着。他不知如何是好。幸好在他即将跟花娟做爱时,下身的疼痛提醒他,要不后果不堪设想。如果他把花娟给传染上,那他就不是人了,现在陶明在考虑他如何摆脱不跟花娟做爱,以后的时间长了,他找啥借口等到这种病治愈以后,才能跟她同床,这是个很困惑的一件事。
  接下来陶明在为这种病奔波了起来。最令他头疼的事就是花娟的缠绕,他不是不爱花娟,他是为了跟好的爱花娟,才不忍心碰她的。
  然而只要他回家,就要面对着花娟,每次面对着花娟时,他都非常愧疚。然而还要想方设法不跟她做爱,这就太难为他了。
  陶明最进在忙成立公司的事,陈文给日贷款已经到位了,他用这些资金购进了几十辆出租车。他想让花娟回到自己家的公司当经理。
  “花娟。我的新公司就要成立了。”
  陶明刚洗[全本完结]澡。躺在床上,花娟也刚洗[全本完结],浑身潮湿,脸色红润。“你到咱们公司当经理咋样?”
  “那我的工作呢?不干了?”
  花娟问。
  “你是指矿上吗?”
  陶明问。
  “是啊。”
  花娟将手伸了过来,陶明心想不好。这样下去,不是要做爱吗?他慌忙说。“既然,你不想过来,那你就不那先干着。”
  “现在,你公司刚成立,一切还不[全本完结]善。”
  花娟将头贴在陶明的胸脯上。不停的摩擦。“再说,我这班上的跟白检钱差不多。我不想放弃这个工作。”
  “那也行,等我安定了后,你再过去也行。”
  陶明说。
  花娟是手在他身上抚摸了起来。这使陶明大惊失色。他越怕的事越在向他逼近,他得想方设法阻止花娟下一步的行动。
  陶明闭上眼睛,不再吭声。花娟的手向他下身探去,这更加增加了他的负担,“花娟,睡吧,今天太累了。”
  陶明搂着花娟说。“改天吧。”
  “不麻,我想要,多长时间了。”
  花娟抱怨着说。
  陶明觉得无法跟她理论,便佯装睡去。花娟咋摆弄她就是不起来。并且假装打起了鼾声。
  花娟气咻咻的在他身上就是一顿猛打。陶明仍然装睡,咋打就是不起来,气得花娟掉转了身子,“等你求我。”
  将她那肥硕的屁股顶在他的腰上,陶明感到她屁股的美妙的弹性,但是他在控制自己的欲望,不让自己冲动起来。
  彭川卫回到家里,晚上还有个酒会,他想晚上出去,就躺在床就睡着了,彭川卫眯眯忽忽的感觉下身被什么东西抚摸着,他的下身挺立了起来,彭川卫睁开惺忪的眼睛。只见袁丽挨着他躺在他的身边,用手正在摆弄他那东西。那个东西已经被袁丽摆弄的暴怒起来了。
  彭川卫对袁丽突然来了兴趣,非常粗暴的扒光袁丽的衣裙。迫不及待的跨马杨鞭的冲了上来,粗暴的进入袁丽的身体,使袁丽惊呼的尖叫了起来,阳光明亮的照进了室内。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情绪,彭川卫在发泄他的怨恨,我让你贱,彭川卫在心里叨咕着,含死你。
  彭川卫像个风匣似的拉了起来,气势恢宏,高亢激昂。使袁丽没有喘息之力。他俩短兵相接的肉搏了起来。
  袁丽在彭川卫的身下,激情四射的扭着身子,像位久渴的人们在彭川卫身上寻找雨露的滋润。
  彭川卫越战越勇,袁丽浑身痉挛的像打摆子似的一阵剧烈的颤动,然后发出歇斯底里的呻吟声。将内的喘息声给压了下去。
  袁丽身子强烈的动作是对彭川卫的鼓励,彭川卫更向她发出更猛烈的炮火,袁丽更加欢畅的几乎是嚎了起来。双腿不停的蹬踏,将床单都蹬得卡嚓一声响,似乎将床单蹬开线了。
  彭川卫被袁丽这山呼海啸般的呻吟声弄的更加亢奋,他像个百米冲刺的运动员,向她的纵深冲刺了过去。
  袁丽被他的烈火点燃,她几乎跟他同时达到了高潮,袁丽身子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似乎进入了最高的境界。全方位的。立体式的战栗起来。
  袁丽的叫床声,不绝于耳,使彭川卫感到骨酥筋软的畅快。
  彭川卫的雨露恰道好处的播撒在她那饥渴到可几乎干旱的土地上。使她畅快淋漓的爽了一次。
  “你真好,现在让我死我都干。”
  袁丽仍然在她身下蠕动着,这是她最后的挣扎,她想把他留在她的身体里,然而,他经过了一场枪林弹雨般的喷射,正在她身体里退缩,想留在留不住的,很快她就疲塌的离开了她的身体。
  “你天天这样多好啊。”
  袁丽贪婪的说。
  “你还野心不小呢。”
  彭长川卫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你简直就是一匹喂不饱的狼。”
  这时间彭川卫的手机响了。彭川卫拿过手机,一看是张雅打过来的电话。
  “有手机真烦人,”
  袁丽说,“干啥都不消停。”
  “我得走了,马上要开会了。”
  彭川卫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这开不[全本完结]的会真烦人。”
  袁丽问。“你啥时候海面回来?”
  “不一定。”
  彭川卫说。他拿着手机慌乱的走出了家门,之所以彭川卫急冲冲的离开了家,是因为张雅这个电话,他不敢当者袁丽的面接听张雅的电话,到不是因为他怕袁丽,是为了不引起没有必要的麻烦。
  “喂,你找我啥事。”
  彭川卫来到楼下,就将电话给张雅打了过去。
  “你在那?咋才接我的电话?”
  张雅抱怨的问,“我在公司里,刚开[全本完结]一个会,”
  彭川卫撒慌的说。“你在那儿。”
  “你知道今天是啥日子吗?”
  张雅问。
  “啥日子?”
  彭川卫楞住了,他问。
  “你连在个日子都记不住,真是的。”
  张雅有点不高兴。彭川卫在电话里的语气声听了出来。他觉得事态的严重性,看来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可是他一时半时的想不起来,这使他急噪起来,“看来你真的不在意我,”
  张雅抱怨的说,“告诉你吧,今天是我的生日。”
  彭川卫在才想起来。今天是张雅的生日。真是,自己咋能把这么大的事情给忘了呢?他慌忙说,“我真该死咋把这么个日子给忘了呢?这是最近太忙的关系。”
  彭川卫对着电话说。
  “那我该咋罚你啊。”
  张雅撒娇的问。
  “你说呢。”
  彭川卫打开车门。转进车里,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拿着手机。他不准备启动车子,他想打[全本完结]这个电话。
  “那你到凤凰酒店里来,”
  张雅说。“我在这儿开房间,请了几个朋友跟我一起庆祝我的生日。”
  “凤凰酒店?”
  彭川卫自言自语的说。
  “对了。在6654房间。”
  张雅快乐的说。“自己过了回生日就不能亏对自己,我也在咱这最豪华的酒店里开party。”
  彭川卫惊呆了。他跟阿香就在凤凰酒店长期居住,而且真是寸了,张雅开这个房间竟然就在他跟阿香开的那个房间的隔壁,这使彭川卫不知如何是好,去不去?不去,张雅肯定不乐意,去了又怕跟阿香碰到。彭川卫左右为难起来。
  “咋不说话,你几点过来?”
  张雅催促道。
  “我也不知道。”
  彭川卫说,“我一会儿还有的会,我离不开。”
  彭川卫发动了汽车,边开车边跟张雅聊着,他的车并没有向凤凰酒店驶去,而是朝着他公司的放向驶去,彭川卫留了个心眼,即使去为张雅祝贺生日,也不能开自己的车去,这辆车不但张雅认识,阿香也认识,其实他跟本没利用会议,他跟张雅说他开会纯粹是个托词。那是他在考虑到底去不去跟张雅约会。
  “总开会,会开不[全本完结]了?”
  张雅抱怨着说。
  “这可没着,会天天得开的。”
  彭川卫说。“对了,张雅,你请了还几个朋友,我过去不好吧?”
  “没关系,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咱公司里的人,”
  张雅说,“这一点你放心。”
  “这样吧,张雅你们先聚着,等我开[全本完结]会我再过去。”
  彭川卫说。
  “那可不行,你得早点来,我对我朋友夸你来的,你要是不到场。那多尴尬啊。”
  张雅说。
  “不过,你也知道,这开会不是一时半时的事,”
  彭川卫说,“最起码我得开[全本完结]会才能过去呢,以我的意思,你们开始,不要等我,我不一定几点到,再说都是你的朋友,我夹在中央会破坏你们的情调的。”
  “你罗嗦啥,早点过来。”
  张雅命令道。
  “好吧,我尽量往前赶。”
  彭川卫说[全本完结]挂断了电话,他坐在车里琢磨着咋样去赴这个生日payti?
  彭川卫把车开进了车库里,他要打车去凤凰酒店,他不能开这辆车,这个车太打眼了,要是让阿香看到就麻烦了,于是彭川卫打车来到凤凰酒店,这里他太熟悉不过了,因为他天天在这人头住。他担惊受怕,四处张望的来到了六楼。就在他刚来到张雅告诉他的房间门前时,“老彭,你蒙了,咋去隔壁了?”
  阿香的说话的声音使彭川卫一惊,他慌忙的抬起头,只见阿香打开另一扇房门,也就是他们居住的那个房门怔怔的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