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美艳姐姐当厨娘悲催岁月

美艳姐姐当厨娘悲催岁月

  那年冬天,长期虐待责打我的丈夫忽然去世了。听到这晴天霹雳的消息,我拉开了窗帘,看见下雪了,树木和小池塘都被玉屑般的雪轻轻埋葬。我并没有哭,甚至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丈夫的死讯也只是轻轻地落在我的心上。
  面对公婆略带质疑的目光,我也不太理解自己为何这样,对老公的逝世却感到悲伤到无语。过了几天,我和公婆、阿姨、婶婶一起去祭拜老公的坟。出门之前,婆婆对我说:「要记得哭。」我以为到了坟前,我一定能哭得声泪俱下,结果,当我看着那茫茫苍苍的一片雪布下盖着的那数不清的坟头时,我不知该如何调动自己的感情,我觉得很怪异。就像一个歌手失了声,因为我向来是很爱哭的。
  回家的路上,雪已渐渐融化了。「融化」,多麽温暖的词语,彷佛春暖花开,又似冰释前嫌,但是,下雪不冷,化雪最冷。站在家门口,我周围的雪在散发着冷香,它们在松动,颓落,我的心绪却那麽平静哀伤,比雪更甚。但是回首望到婆家个个含霜的脸孔,我知道这场雪会更「冷」,只是来得太早了些了。
  婆家众人认为我是寡情女子,但是谁能了解我内心深处的悲痛?我曾与先夫这男人相遇擦撞,火花燃起即知错了,他打我,我仍然听话。他疯疯癫癫,生活虚无、靡烂,然而,他的毁灭性的虐待狂,对我成了至命吸力。我几近耽溺,想看自己能坠落多深。正如尼采所说:「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如今,他离去啦,婆家个个脸上含霜对我敌意的表情如一股难以自禁的寒流袭击了我,让我一步也动弹不得。
  我就站在林间小路中,在几堆小小的果子旁,重拾起那些回忆,是关于先夫的。断断续续有苦有乐,我将他的音容笑貌一缕一缕收起。眼泪一行一行溢出,就像倒茶的人没有注意到已经满了的茶杯。本该在那年冬天就流的泪,在我心里不声不响地藏了至今。本该在那年冬天就化尽的那场雪,直到今天,天天遭受婆家欺凌,我才真正触到自己内心深处深深的冷意。
  也许就为了悲伤极点而无泪,先夫过世后隔天,婆婆认为我是无情之人而摆明要姐姐出丑啦,马上贬入厨房后要负责婆家大大小小二十多人饭菜,竟然没留下一点像样衣裤给我遮身掩丑!姐姐祗得赤了身子裸露玉体套上件薄薄旧睡衣,二个奶头如小红枣般地翘着看了一清二楚!婆婆丢了件男人四角内裤却也遮掩不在跨间黑撮撮的阴毛春光!
  大脚套了双小二号木屐板,姐拚命把一双大脚顶上白嫩嫩的五个脚趾头塞挤进木屐板透明胶带里,而艳丽的脚踝裸露在外活像个小白肉粽,肥大屁股可得要夹紧走路,一不留意就会滑了一跤,跌了屁股着地!姐姐勾了双小木屐板「呱哒、呱哒」走进厨房,差不多一步一泪。唉,面对厨房好大一堆食材要处里,不由二行清泪暗自泊泊淌流下来啦!事实上,姐姐是一个很难得的轻熟女啊,道地的村姑大妞样儿,白嫩丰腴娇艳,丰满的面颊,深黑的眼眉斜飞入鬓,蕴着英气蕴藏敢爱敢恨任性欢喜就好的性格。小巧红唇像石榴花汁浓得要滴要滴的,蘸一下未始不会染指成丹。
  我的笑容最采烂见于形,可掬可爱,魅态横生毫不含糊,娇憨得尚有青春鲜烈的五官恭整,娥眉皓齿,天生一双迷迷媚眼配上二条湾湾秀眉,很是美艳动人,虽然年过四十,但无论从外貌还是身材看上去都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熟透的女人,端庄、娴淑、优雅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不是一般熟女能媲美的,说起姐的体型呀,在众女人中可属最标致,最顶标的!高挑肉感身裁,三围34,28,37. 如今虽然到了徐娘半老年纪,肢体依然匀称,肉肉翘臀,脸型是有一点的日本人与韩国人混合形像,一站立在众女人堆里,似乎只剩我的脸孔其他女人都失色不见了。我的皮肤非常的细嫩雪白,手指,脚丫子也白白净净。姐就是特爱,特护养自己37号半美艳大脚和白玉雕般的白嫩脚趾头,脚趾甲剪了尖尖的,涂着透明光亮趾甲油,嫩白大脚板总搽点香水,好诱人,好迷人哪,可惜如今大脚祗有木屐板可穿!
  姐常把如瀑布般的秀发扎成一束马尾,斜斜高高的甩在脑后,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和人妻韵味,在女人堆一站,只见姐姐的美艳熟女其他女人仿佛都暗淡无光啦。唉,熟淑女难﹐做浪女更难﹐由贵气淑女被逼转贬成浪女加难啊难﹔面对婆家男人无情肏进姐的逼﹐乳头被抠一摸加狠扭﹐当下惹了姐心骚痒难安﹔岂图往后来有善报?先生走啦,洗尽铅华但天生丽质,一个细皮嫩肉的寡妇姐姐住在婆家,真的是活了苦不堪言,面对目前悲凄潦倒,浑浑噩噩日子境遇,姐感到好绝望哪!